练功?

    [制作一个陶盆]

    你受够了洗也洗不干净,总是油腻腻的椰子壳,你想要一个新的用餐工具,即使是一个粗糙的陶盆也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[制造简单衣物]

    身为一头毛绒绒的人类,虽然并不必要,但你仍然想要一身衣物,哪怕只是一条简朴的虎皮裙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[制造信仰]

    你讨厌自己部落边缘人物的身份,你在考虑如果将自己神化,这样,你是不是就能离火堆近一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旸旸对今天的任务有些麻爪。

    制造陶盆,看着挺简单,但是制陶好像是需要窑烧的吧?

    她倒是真的很想要个新餐具,但她不确定系统会不会给她发放一个能制陶的窑。

    至于将自己神棍化,她确实也很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在部落里的地位被神化,那她之后要做得任何事情都能更方便,而且一些体力活也不需要再继续单打独斗下去。

    她也有对比做过一些具体的设想。

    例如隔空引火等杂耍艺人的绝活,拿来糊弄糊弄远古人是肯定够了。

    但主要问题在于,以部落里人的脑容量。

    他们还不能很好领会到,诸如隔空造火,凭空降雨等事,是普通人穷尽气力也无法做到的。

    他们脑子里根本没有神或神迹的概念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系统给顾旸旸发放了,能让她顺利制造伪神迹的任务道具。

    她也不可能做到让这些远古人在见到她的所为后,纳头便拜。

    因此这个任务也可以作废了。

    唯一有完成希望的或许就是制作衣服了。

    虽然收集兽皮对她而言是不可能完成的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我们的挖漏洞小能手,顾旸旸来说。

    她做一些简单的草裙,或者树叶裙,应该也是可以完成任务的,不过就是任务完成度不会太高。

    但这总也比今日的任务作废要好。

    顾旸旸伸出手指,准备点向第二条任务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手指即将触碰到系统界面时,一个人影对着她扑来。

    顾旸旸整个人踉跄了一下,随后站直身子。

    怀里的却是那位眼熟的直立人女性。

    她不知为何扑来抱住了顾旸旸,毛茸茸的脑袋埋在顾旸旸的脖颈里,嘴里还一边哽咽着,一边委屈的嘟囔着什么。

    顾旸旸甚至感觉到一滴冰冰凉凉的泪,穿过她脖颈处的长毛,滑落到她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她能感受到这位直立人女性那浓厚的悲伤,但却实在无法理解她的语言,也无法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她在心中长叹,这几天她也很努力的在心中设想过要如何与部落人沟通了。

    在她想来,如果提高对某件事情的设想次数,就能同时提高该事被选定为系统任务的几率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她运气着实不佳,每天闲暇的时候里,她几乎会花三分之一的时间,想要了解周围人的语言,却一直没能刷到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的时间里,有三分之一是无法控制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还有三分之一,则是设想着各种穿越回去的方式。

    如今,她也回不去,和部落的人也沟通无望。

    虽然部落里的人不在少数,但她已经很久没有与人沟通过了,而系统最近一改刚出现那几天的活跃,变得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连以往出现过几次的,吐槽她的小括号都没在出现过。

    她虽然在人群里生活,但是孤独感无时无刻不在影响她,因为心理原因,她现在实在活得艰难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位直立人女性,从她到来后,就很是关心她。

    在刚来的前几天,也是因为她的帮助,顾旸旸才得以度过生死难关。

    而这位直立人女性,在每次试图与她沟通,却只能得到她的沉默以对后,那日渐落寞的眼神,实在另她难过。

    顾旸旸也有设想过,不知她与原身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母女?姐妹?亦或者是闺蜜?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关系,曾经很是亲近的人,如今却连沟通都不愿意,她一定很失望吧?

    顾旸旸越想越难过,再加上这段日子的生活过得实在艰难,她忍不住用力搂住对方,放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也就导致,等到下午劳作完。

    顾旸旸看到系统界面上显示的。

    [制造信仰]

    你讨厌自己部落边缘人物的身份,你在考虑如果将自己神化,这样,你是不是就能离火堆近一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总算回想起来,在那位直立人女性扑过来的前一秒,她正准备选定今天的任务。

    而随着那一股冲力,她的胳膊一晃,任务,选错了。

    顾旸旸在询问了系统几遍能不能更改任务,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后,终于选择了放弃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之前已经判定过,这个任务完成的可能性基本为零。

    但是路已经选了,顾旸旸如果不试着走一走,是不可能直接认输的。

    她点开任务界面,准备看看系统这次给了她什么任务帮助。

    [任务物品已发放至系统背包]

    顾旸旸打开背包。

    背包了出现了一本陌生的书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