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章 常人不闻落村(大结局)

    正是岳婉婷和杨翌两个人留下的痕迹,一个是殇蚀,还有一个则是梦蚀。

    此时的杨翌声音传递到了张友凉的耳畔,“到了这个时候了,你还不愿意让我出手吗?”

    暗中的杨翌一直打算想要动手,但是却被张友凉严厉拒绝,张友凉不想要杨翌趟了这个浑水,甚至想要出手让杨翌远离战端,然而他没想到的是,他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抵抗对方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幕后黑手力量强大到张友凉无法抵抗的地步,逐步地被其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出了梦蚀和殇蚀。

    此时的杨翌和岳婉婷被迫从张友凉的身体里浮现了出来,两个人的面色都有些紧张,还没等两个人回过神来,这位幕后黑手扬手一招,只见眼前的地面发出了阵阵轰隆声响,在声响结束后,地面炸开,裸露出了六副金棺,这六副金棺上面浸染了诅咒异化的气息,看来对方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一切都准备妥当,不过还缺少一个引子,没了这个引子不好办啊。”这位幕后黑手大笑不已,他缓缓地将杨翌和岳婉婷两个人放置了其中的两副金棺。

    而关蝶儿也被安置在其中的一副金棺之中,眼下等于是三个香蚀已经到位,殇蚀、梦蚀以及空蚀。

    随后这位幕后黑手又将目光转移到了秦雨轩的身上,他阴笑着说道,“你的身上一直藏有源蚀,这次也就拿你开刀。”

    秦雨轩还想要躲避,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,只是一瞬间,就被对方送进了其中的一副金棺内。

    源蚀到手,等于是四个香蚀都被对方掌控其中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友凉只剩下半口气,气息显得十分微弱,本身的净蚀、梦蚀以及殇蚀都被对方剥夺,但张友凉还有一个手段,就是那位藏在他身上的神秘存在,希望能够运用这位神秘存在的力量来进行对抗。

    “哦,我想起来了,你们当中还有一个被藏身的杨雨,嘻嘻,这下子有谱了,她原本就是梦蚀的传承,后来也被洗刷过了,看来又多了一个选择,那么将她作为什么样的容器呢,净蚀的容器吧。”这位幕后黑手撑着下巴,思忖了半晌,也不再犹豫,等到他运用空蚀的力量将杨雨传送过来的时候,张友凉发现后者的气息已经十分漂浮,但在幕后黑手运用净蚀力量的加持下,逐步地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最后仅剩下一个阴蚀,我似乎也想不到更好的容器,也只有你这一个更好的容器存在,毕竟阴阳调和才是至理。”这位幕后黑手已经做好了全盘的打算,将目标盯上了张友凉,想要将张友凉作为最后的阴蚀容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开心了,你的身上还有一些阴蚀的气息,天助我也,你竟然曾经接触过阴蚀。”这位幕后黑手大声笑着,他缓缓地扣住张友凉的肩膀,狠狠地将张友凉一甩,便将张友凉扔进了最后的一副金棺里。

    眼下的六副金棺摆上了台面,一个是杨翌代表的梦蚀,一个是秦雨轩代表的源蚀,一个是关蝶儿代表的空蚀,一个是杨雨所代表的净蚀,一个是岳婉婷所代表的殇蚀,最后一个则是张友凉所代表的阴蚀。

    “如此以来便大功告成了,我只需要利用的是合香技艺,现在掌控这种合香技艺的便是那半部《香乘》中的残缺一页,呵呵,应该是在这百花郡当中。”幕后黑手蹙起眉头,利用地下的诅咒异化力量在整个百花郡席卷了一圈,但令这位幕后黑手感到惊讶的是,他却没有嗅到任何有价值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怎么会这样,这六个老家伙竟然没有将那半部《香乘》中残缺的一页留下来,是藏在何处了吗?”这位幕后黑手深呼了一口气,却始终没有在百花郡中找到其中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还是我漏掉了什么线索,难道说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这位幕后黑手重又将张友凉抬了出来,看着气若游丝的张友凉,幕后黑手缓缓地靠拢张友凉,随即运用净蚀的力量加持,将张友凉的身体重新恢复了生机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友凉就像是从深海中溺水中的人重新获得了重生,他瞪大了眼睛,喘了好几口气,还没等张友凉多有注意,对方就狠狠地扼住了张友凉的脖子,怒声质问,“他们是不是还给你留了什么线索,那合香的技艺究竟藏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张友凉瞪大了眼睛,表情略微有了变化,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,他知道对方一定缺少什么,否则的话不会如此暴怒。

    “是留下了什么线索?”张友凉深呼了一口气,开始琢磨自己的经历,想要从中找出一些猫腻,究竟那些背后的六位老香奉留给自己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你这位大神不知道的东西吗?”张友凉冷嘲热讽,他想要试图勾连起体内的神秘存在,但令张友凉感到诡异的是,即使是他处于生死危机,对方依旧没有出现,像是彻底陷入了昏睡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幕后黑手面露狰狞,毕竟是只差临门一脚,只要找到合香技艺,他就能完美地踏入长生的里面,见证长久以来都没有人验证过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