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少极地峡

    落花洲少极城地峡闻名天下,相传亘古蛮荒有仙人施法,碧影落花两洲地壳发生剧烈碰撞,因此在交界处形成了这道千里长峡。

    日过正午,御风前行。眼望长峡沟壑纵深,不禁感叹造化神奇。官道上传来丝丝暖意,时近盛夏,对面分水岭开满鲜红杜鹃,望之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一座青藤结蔓的新修石桥,虹跨东西。石桥藤枝缠绕,结构精巧,就像有人巧手编织的一般。石桥左侧半里,又有一座残损石桥,桥面荡然无存,桥墩被火烧的乌黑。

    地峡南北望不到头,东西距离约莫三里,对面官道比草原驿道足足宽了一倍。桥下漆黑如夜,深不见底。翼儿眼见如此,忍不住就想去下面看看。

    山川地貌越显独特越有奇妙,来都来了不妨下去看看。自己有御风术,区区峡谷有何惧哉?他定了定神,从腰间抽出雪玉箫,神雷雪玉自生灵光,正好用来照明。

    跳入峡沟惊喜地发现,玉箫经月盈法师加持后,箫头隐隐多出了一轮拳头大小的满月。周围环境越黑,月光越盛。月阴灵光,不似红日光芒霸气,却给人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。

    御风缓缓下落,让他没想到的是峡沟看着不宽,下面却是极深。石壁突兀犬牙交错,一些地方堪堪只有一人余宽。足足下落了一炷香的功夫,竟还没有到达底部。

    箫头满月盈盈,灵力自生不绝。眼见如此更加激起了他的好奇心。暗想,石壁寸草不生,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生灵住在这里?

    正犹豫要不要返程,脚下隐隐出现几点萤火。萤火稀疏,悠悠晃动,提气向萤火追赶,那几点萤火似乎察觉到他的存在,骤然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从看见萤火起,地峡缝隙开始变宽,底部空间逐渐变大。翼儿提紧精神加快速度,既然出现了萤火虫,肯定还有其它古怪。

    追着萤火斜斜往下又飞了一段距离,转过几处峡弯,眼前出现一大团萤火。刚才引路的几只萤火虫逃进光团,瞬时不见。

    不待他近身,萤火光团蓬然炸开。“呼呼呼”刮来一阵疾风。无数只萤火虫迎面扑来,当先几只速度极快,瞬间飞抵身前,这些生灵比寻常所见足足大了好几倍。

    万物有灵,来峡底并无恶意,不可妄自杀生。真气灌注间,箫头满月荡出一圈冰寒之气,逼得这群萤火虫偏离了方向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他就被无数只萤火虫包围,萤火虫越聚越多,翅膀嗡嗡扇动,令人聒噪难忍。他不愿杀生,只好用箫头月光护住身体。僵持间看的更加仔细,原来这些发着光的生灵,其实不是萤火虫,而是通体透明的白蜜蜂。

    又僵持了一会,围住他的蜜蜂越来越多,真是令人心烦。

    “咦!阁下竟然会使月盈大师的满月法术,这么说不算外人了,散去吧。”

    蜂群中闪出一只体型硕大的蜂王,嗡嗡发出命令。声音苍老所用正是人族语言。翼儿听见后好生诧异,它既然认得满月法术,必然与月盈大师相识。幸亏自己刚才没伤害他们,否则以他本事,早就把这群白蜜蜂杀得干干净净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能说人语,也有千年修行了吧。好奇造访宝地,还请大王见谅!”

    翼儿收回真气罩,抱拳施礼,恭敬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,阁下身背贯日千秋剑,手上又有神雷雪玉箫,身份不简单呀。贱民一族世居暗峡,终生不见日光,当不起大王二字!”

    老蜂王口中谦虚,翼儿听见后心里一惊。这位老蜂王说他们族群一直住在峡底,如何能认出这两把兵器?而且一语就道出了名称?

    他脸上不由掠过一丝疑惑,表情变化迅速被对方捕捉。老蜂王晃晃脑袋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阁下不是外人。既然来了,就让老朽尽尽地主之谊吧!”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还请前辈引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蜂群解散,白蜂王说完缓缓扇动翅膀,带着翼儿继续往峡底飞去。

    长峡底部果然别有洞天,花草树木应有尽有,只是这些植物,枝干花朵皆为黑色。幸亏有箫头月盈照出影子,这才分辨得出。

    天地万物各生奇妙,若不是亲眼所见,谁敢相信灵界还有这么一处神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第一次来梦白峡吧!别说你,十几年来,除了风婆婆和盈月大师,老朽再没见过旁人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所言可是茗绣山庄的风婆婆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正是。除了她,谁又敢担得起婆娑二字?”

    白蜂王提起风婆婆言语谦恭,连连点头,对她十分尊敬。

    “哦!我这趟去落花洲,正要去拜会她老人家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!那可真是凑巧了,老朽正犯难怎么把东西带给她老人家呢!”

    白蜂王听到翼儿回话,不禁大喜,今日遇见这位狼族小哥,真可谓天赐之缘。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聊,在峡底弯弯绕绕,转过一块直立岩壁,眼前出现一片盈光,一见之下翼儿心头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斗大满月凭空悬在一棵矮树上,树枝上开着一朵奇花,发出淡淡的白色盈光。奇花昂头沐浴在月光下,乍看起来,像极了陆地上的白玉兰。

    清香缓缓飘来,令人精神一振,翼儿心有所猜,不禁问出口来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轮满月应是月盈大师结法所赐。这朵花晚辈瞎猜,是不是古书上所说的梦魂花?”

    翼儿幼年身中冥界蝠毒,林爷爷提到过这种奇花,直言梦魂花只在药典中见过。刚才白蜂王说峡底绝少有人来,他就猜不光蜂刺有毒,地峡中更是充满了夺命瘴气。

    万物相生相克,剧毒之所往往有解毒之物生长。这棵矮树既然连月盈大师都要施法保护,想来想去恐怕只能是梦魂花了!

    “啊呀!就说阁下不简单,居然认得此花名字。天助我也,老朽此生所愿就要实现了,快快请进!”

    白蜂王喜不自禁,双翅连连扇动。刚才他认出箫头满月,就知道翼儿不是外人。等了几十年终于等到梦魂花开放,答应风婆婆的事正好可以托付给翼儿了。

    石壁上出现一座洞门,白蜂王加快脚步领着客人进入洞中。宾主落座,待客甘泉蜂蜜,尝了几口顿觉心肺清爽。